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90
  • 来源:MIP建站系统

民宿平台自救:AirbnbIPO推迟,途家断臂求生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来势汹汹,如围墙森森竖起,挡住了许多人出行的脚步。

“如果不是因为疫情,放假这几天我应该出去玩的,爬山、看花、住民宿,怎么都好过家里蹲。”就职于北京一家互联网资讯平台的顾蘅无奈地说道。

顾蘅属于“憋得发慌”的一类,但对身处旅游业萧条大环境的民宿平台和房东而言,他们是“等到心急”的那种。

多位民宿房东告诉新浪科技,其所持房源自疫情爆发后遭遇全部退订,空置至今。尽管随着复工推进,房源也在逐步恢复经营,但前来咨询的房客依然寥寥无几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一些房东不得不推出特产外卖、直播看民宿等方式以维持生计。

不只是房东,他们身后的民宿平台也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。Airbnb暂停了几乎全部岗位的招聘、砍了高管的薪酬,甚至推迟了上市计划它本来有望成为今年最热门的科技公司IPO。途家被曝裁员比例高达40%,途家自营20城直营业务关闭,有知情人士向新浪科技透露,整个自营项目已遭遇裁撤途家自营是其“一体两翼”战略的一翼,此举无异于断臂求生。

现在是民宿平台和房东的自救进行时,而它们所关心和关注的是,民宿行业是否会在疫情之后迎来“报复性增长”?处于将来时的行业回暖究竟何时才能到来?“危”中有“机”,只是,又有多少参与者能够挺过“危”,走向“机”?

房东惨淡:预订全退 失业在即

今年春节期间,杭州民宿房东太阳依然很忙,不同的是,往年是接待入住,这次是处理退订。

太阳2018年底成为兼职民宿房东,租了3套房子,算上自己的那套,共有4处房源,在Airbnb、美团、小猪和途家几个平台均有展示。她介绍,疫情之前的经营状况一直不错,旺季像暑假、节假日和双休日基本都是满房,平时每月入住率也在60-70%左右。过年前一个月太阳的民宿就已订满,但从1月20日起,开始有房客咨询退订。“那天我刚生小孩,之后一直在处理退订,到23日、24日所有的订单都退完了,就一直没有新的订单。”

这期间,各家民宿平台都推出了订单免责取消政策。太阳告诉新浪科技,房东群里有很多房东在吐槽,本来和房客协商好退订费用,免责政策实行后就都白费了,损失很大。“刚开始我是跟房客协商退一半,因为提早安排了保洁,平台也要抽佣金,所以大部分客人是能够理解的。后来平台推出了免责取消,而且平台不会跟你商量,说免责就免责了。我当时是不想管了,刚生完宝宝,不想再操心。”

不少房东在看到民宿平台的免责退订政策时都认为自己被抛弃了,长沙民宿房东半仙也有同感。半仙是有两处房源的兼职房东,本职工作是民宿摄影师,在没有预订的情况下等于完全失业。他对新浪科技表示,尽管他所使用的Airbnb和小猪平台面向房东推出了一些助力措施,仍是杯水车薪。“例如今年6月前佣金全免,但现在是零入住,有没有订单还不好说。”

上海民宿房东lulu目前只有一处房源,正准备看第二处,受疫情影响暂停了计划。Airbnb推出周租月租返佣金活动后,有房客联系lulu希望租一周。“不过3月初我们小区是不能自由出入的,也没办法对外租。”复工后lulu联系上中介,将房子长租了3个月。“转租出去后基本持平房租,相当于不亏不赚。”由于只有一处房源,lulu说自己的压力不是很大,然而,她所在的房东群1月起就有房东在转租民宿,甚至将家具当成闲置出清换钱。太阳也称,现在很多房东都在转租、退租,因为亏不起了。“我认识一个房东,他去年扩张了二十几家,都是中、大户型,现在很惨。”太阳说道。

半仙这段时间的心态很佛系:“只能佛系了,毕竟一点办法也没有。”他准备慢慢退出民宿行业,这个想法原来就有,只不过疫情成了催化剂,加快了他执行的步伐。“目前在看哪个行业比较好入手,有拍照的单子还是会接的。”

平台艰难:上市推迟 断臂求生

尽管具体的损失无从得知,但Airbnb中国增长负责人孔直秋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,Airbnb客服团队的累计工作时长突破了10万个小时,电话热线与社交平台工单的数量是平时的十几倍。“全球有近10支客服团队连轴转,处理房东、房客的反馈,不仅是退改,还有咨询。”

房东的困境折射出平台的艰难。据CNBC报道,Airbnb将停止招聘及各类营销活动,创始人暂时停薪,高管在未来6个月内减薪50%。此外,Airbnb员工还被告知,2020年的奖金很可能也要泡汤了。对Airbnb来说,这堪称一个戏剧性的转折,在此之前,它被视为2020年最受期待的上市公司之一。而现在,据彭博社报道,其2月和3月在中国的预订量比去年同期下降超90%,整体业务下滑超80%。

孔直秋透露,春节期间,Airbnb中国就与总部进行了密切沟通,共同探讨如何制定预案,输出经验供总部因地制宜地借鉴和使用。但这只能为后续执行带来参考,却无法从根本上阻断疫情带来的冲击,随着疫情扩散至全球,Airbnb的退订率越来越高,其内部价值已下调16%至260亿美元。

一直酝酿上市的还有途家,与Airbnb一样,途家也要面对业务上的严峻挑战。近日,部分途家自营业主收到了停止业务的通知,其中称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途家做出战略调整以求得更好发展,“您托管房屋所在地的途家自营业务将于2020年4月26日停止运营,不再继续提供服务。”

途家自营于2019年4月正式推出,是途家2019年“一体两翼”战略的一翼,由直营和代理两种模式组成,途家方面表示,此次调整涉及20个城市的直营业务。但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指出,并非只有直营业务,而是途家自营项目全部裁撤。“直营直接清算,代理商自主运行到合同期结束后不再续签;裁员上至老大、下到一线员工,不过途家很仗义,按照标准赔偿,6月N+1到位。”

该人士提到,“一体两翼”其实是“两翼”都断了,只剩下“一体”,除了供应链平台运营业务,包括自营和智能化在内的其他业务都被砍掉。“智能化这些纯贴钱做的裁得最早,因为自营GMV在途家整体GMV中的占比相当大,自营的去留争论了很久,一个月之后才出结果。”至于“一体”,该人士称,机舱是不可能拆除的,更重要的是,途家保持独立上市的集团内部目标不会变。

Airbnb和途家只是民宿平台中的两个代表,事实上,整个行业都在寒冬中苦熬。上述人士认为,这需要平常心对待,更应该看好的一面。“疫情过后民宿行业会有很大的变化,当然,环境决定了人们必须出门才能有需求,想要完全恢复,确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

亟待回暖:复苏预备 市场洗牌

现在,参与者们都在期盼民宿行业的回暖。

Airbnb针对旅行节点调整了相应规划,孔直秋强调,短途游、周边游、同城游会先一步复苏,顺应这一趋势,Airbnb上线了“春季回暖计划”。途家、小猪、木鸟短租等平台接连开启民宿直播,房东可通过直播分享民宿周边游并开辟推广渠道,这也为民宿平台提供了新的营销手段。

Airbnb数据显示,今年五一小长假的境内游房源搜索量同比增长超2.5倍,暑期境内游房源的搜索量也高于同期。不过,具体到房东个体来看,复工之路漫漫。太阳的计划是先保住房源,通过接拍摄活动、长租等保证房租的支付。“我相信等疫情过后肯定会好的,毕竟没有竞争了。”

▲ 太阳的房子现在均已租出 图源:受访者

lulu也对未来充满信心,疫情过后她还会继续把民宿做下去。“而且这次洗牌,能少一些竞争者也很好,听说现在个别有资金实力的还在收民宿,也是预期向好。”

洗牌的确是存在的。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,今年2月1日-3月30日,我国共成立了5255家住宿业企业,而去年同期这一数字为12626家。也就是说,疫情之下,两个月内新增的住宿企业同比减少了58.38%。

图源:天眼查

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认为,对整个民宿行业来说,疫情可以看做是“净化器”,有助于民宿行业的“脱胎换骨”、打造更优质的服务体系。这个过程中中小平台的压力更大,要面临转型甚至倒闭的风险。而经过此次疫情,民宿行业会逐步向头部靠拢,活下来的平台将具备更强的生存力及竞争力。

彭韬也指出,疫情只是暂时的,行业的发展却是长久的。民宿行业可能因此迎来大浪淘沙,市场相较此前会相对理性地去发展,这样住宿体验必将有所提升。从长远来看,经历了洗礼和沉淀的共享民宿行业,一定会迎来更加可期的未来。他同时表示,中国业务在全球的重要性不受疫情影响,Airbnb深耕中国本土化的坚定信心不会改变。

回顾历史,旅游业是最具韧性的行业之一。世界旅游及旅行理事会数据显示,旅游业自大型危机事件的平均恢复时间在过去二十年中逐渐缩短,从2001年的26个月减少至2018年的10个月。这一次,需要等待多久?今年被辜负的春天,明年会补回来吗?

“一定会的,虽然我已经等不及了,但我还是要等下去。”顾蘅说道。

(文中顾蘅、太阳、半仙、lulu均为化名。)